新蜀报 华界先驱报 手机端 数字报 人员核验 收藏 | 繁体 简体
搜索 热门关键词:货拉拉回应女    央视315    你好,李焕英    警方通报上海迪士尼    中央一号文件    冷空气南下
随笔·游记│苏林系列作品——西域之行(八)
来源:中国晨报 编辑:李林 作者:苏林 阅读:2726次 发布:2021-11-24   12:03
2726
自然美让人感受鬼斧神工奇妙之造化,人文美让人感悟能工巧匠匠心之独运。只因它们姿态千万,五彩纷呈;只因它们帧帧眇邈,韵味独具,方给了人“其寐也魂交,其觉也形开”之困扰。清晨的布尔津十分宁静,除却风声几乎万籁俱寂,寂然无声。为赏晨曦之下五彩滩风姿之绰约,四人早早起了床。此时室外气温低,虽加了外衣,但真实的身体还是难抵内心之“燥热”,冷不丁地打起了寒颤。车灯一片雪白,移动的护栏,发动机的“嗡嗡”声,让人...

自然美让人感受鬼斧神工奇妙之造化,人文美让人感悟能工巧匠匠心之独运。只因它们姿态千万,五彩纷呈;只因它们帧帧眇邈,韵味独具,方给了人“其寐也魂交,其觉也形开”之困扰。

清晨的布尔津十分宁静,除却风声几乎万籁俱寂,寂然无声。为赏晨曦之下五彩滩风姿之绰约,四人早早起了床。此时室外气温低,虽加了外衣,但真实的身体还是难抵内心之“燥热”,冷不丁地打起了寒颤。

车灯一片雪白,移动的护栏,发动机的“嗡嗡”声,让人不再沉寂。行驶里程增加,水箱温度升高,车内渐渐地暖和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你设问,他一答,话题十分的活泛,且充满了快意。不过,最多的话题,还是脱不开对五彩滩美景的问与答。汇集问答,几乎是个人内心的想象与期望,因为大家谁也未曾去过。之所以如此,主要原因是李先生夫妇嗜好绘画,对色彩浓淡,渲染留白,线条勾勒有几乎苛刻的追求;而自己与夫人则喜欢云游,闲暇无事聊拍几张,记录游历,以供反刍之回味。
去五彩滩的路不远,不到半个时辰,车就到了景点。此时,黑漆漆的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四周的景色逐渐有了光亮,景区内也有了人员的窜动,只是售票处依旧寂静落寞,景区大门也没有丝毫开启的迹象。见此情景,便只好恳请工作人员给与售票开门,为赏晨曦彩滩色彩之变幻提前做好准备。然而得到的回答是:“不行,九点钟上班,谁都不能例外。”此刻的时间是七点四十分,到上班,需等半个时辰。
当看到天际边越来越亮,云朵已染霞光,变化在分秒间,看来在太阳升起前入园不可能,内心为此有了烦躁,情绪开始沮丧。叹息间,猛然想起了昨日走错的路,路边的阳光沙滩也有连片的彩石,更有清澈的湖泊。经商议,大家便调整了观光点,把希望寄托在了那里。

当车到达新景点,太阳已经爬到了一杆高,更不巧的是,又是一个云伴日升的多云天。不过还算幸运,阳光没有被厚厚的云层全遮挡。
放眼看去,在云的端头,太阳探出了它红红的脸,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霞光下,远处的风电电机显得十分的精神,它转动着,或肃立着,似乎在向过往的人打招呼;清澈的湖水泛着莹莹蓝光,与侧旁的茫茫沙漠,云海庄稼形成了显著反差;近处的玉米地,金灿灿一片,绿身黄花竟是那样的秀美,充满了生机与希望;路边的波浪滩石与长长的石绺,它们犹如的少妇裙摆,艳丽着,变幻着,招摇着人们的眼神;眼前搁浅在沙丘的木船,横卧在沙滩的枯木,它们似乎在等待,等待着主人,等待着雨露中的复苏。
如果说惜别是一种煎熬,那么未知就是引力超强的磁石。辞别依依不舍的布尔津,向着那谓之曰“石油之城”的克拉玛依进发。
克拉玛的依魔鬼城,它就是吸引人的磁石,激发着好奇心。仅它那充满恐怖怪异的名字,就让人生出些许好奇,激发出人的探险欲。魔鬼给人以神秘和莫测,城池给人以规模和环境,传说更令人向往。

景区大门其气势十分的宏伟,两根门柱耸入蓝天,尚未进入,它那一只硕大无比的巨眼就震撼了心神,隐隐间似乎勾魂摄魄,令人不能自己。方才进入,便是那压抑厚重的石廊,它如神话中的幽暗洞府,用无形的魔力把人导入另一个神秘世界。
扫码登车,游览秘境。观光车的两旁,景致怪异,气势恢宏,如城堡,似粮仓,若城池,同城墙,一个个“雕塑”,它们形形色色,体态万千,不一而足。但更多的还是“蒙古包”“宝塔山”,这些琳琅满目的岩丘,错落无序地排列在高台之上,仿佛无时无刻不在警惕来人,巡视八方。特别是那座长条形状的平顶高台,十分酷似远去了的泰坦尼克号,它斜横在众丘之间,似乎在滔滔不绝地诉说着它的沉没,它的悲壮。
再经过几个回转,观光车便到了第一个观光景点。这里的主打,就是被誉为石油之城的克拉玛依之形象的抽油机。八座崭新的“磕头机”,排列整齐,瞩目前方,肃穆待命,静候号角,似乎时刻准备为国家的建设发展“抽油输液”。紧随其后的是各种造型独特,大小不一的峦丘与沟壑。抬眼看去,那红的带,层的黄,草的绿,把一个个“雕塑”“城池”烘托得壮美而精致,新奇且别致,使人恍惚间犹如进入到了《西游记》的世界,漫画的长廊。面对这些惟妙惟肖,视角变幻的“神雕”,畅想起对应,寻找着“佛、神、妖、僧、人”,它们或神似,或形似,千姿百态,争奇斗艳,让人目不暇接。
将出大门,景区的介绍映入眼帘,仔细阅读,方才清楚了该景区的来世今生。原来,这里的雅丹地貌,它起始于远古,本是一片浩渺无垠的大海,是“水族”生养的天堂,其地质是砂岩和泥板岩。宇苍苍,宙茫茫,经过千百万年的日晒风蚀的洗礼,特别是两次大的地壳变动,再加持以持久的干旱蒸发,才被岁月利刃,日复一日地塑造与整形,才修成了今天的独特之“正果”。
魔鬼城的缺憾,唯一是未曾相遇“大风起兮云飞扬”之天气,因而也就无法亲身体验魔鬼城特有的毛骨悚然、凄厉无比之传说,感受到鬼哭狼嚎、凄婉悲哀之幽怨。

独特地质,自有独特资源。在路上,冥冥中意识到,这个克拉玛依之所以以石油命名(“克拉玛依”系维吾尔语“黑油”的音译),就是因为它蕴藏并保留了丰富的石油资源。这一“黑金”是国家的长远擘画,大力发展制造业的生命之源,是工业不可或缺的“血液”。
如今,克拉玛依之所以能荣登全国人均GDP第一城,与这里的石油开采、加工、输出不无关系。倘若按新的石油生成说,地球也是生命体,这里的过去,将来依旧是国家振兴强大的“加油站”,工业发展的“动力源”。
夜宿克市,闭目遐思,这里人口不多,但城区面积不小,尤其沿河两岸的绿色走廊植被和众多形态各异的桥梁,它们让这里有了北国江南之韵味,沙漠绿洲之景色。然而,克市虽美,也能让人生出许多生态优美之的联想,铺展出壮美政通人和之画卷,但自己却因未见到思慕已久的发小,而让这些美景餐色在内心的感受黯然了下来,也逊色了不少。
儿时的玩伴好友王先生,他与自己因工作之缘故,已有三十多年不曾谋面,而此次的机缘,却又因他的出差而擦了肩,未见成面。不知他的双鬓是否染霜?体格是否依旧硬朗?笑容是否爽朗未改?他那地地道道的陕西腔是否依旧?
石河子市,以河为轴,以地为“翼”,展翅在西域大地。那一片片广袤无垠的玉米地,那一片片如雪似锦的棉花地,还有那一片片沉甸甸含蓄地低着头的向日葵,犹如魔毯,犹如锦绣,静静地酝酿着衣食,酝酿着美好,把农耕文明在尽情诠释。

这座被誉为“戈壁明珠,军垦名城”的城市,刚刚进入,就被妻子不停的“唠叨”导航导到了石河子大学。兴奋之中的她,迅速地将学校的大门及围墙外的景色进行拍照,并及时发给了远在千里外的侄女,让她对心心念念却没有成行的大学有一个感官了解。
在军垦新城,其人其城,其田其业,其水其物,其风其俗,自然与沿革久远的历史之城有所不同。因此,一行四人在尚未走街串巷,寻觅奇闻异趣,了解风土人情之下,一头扎进了这里的著名景点——“军垦博物馆”。
博物馆筹建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是对历史名人陶峙岳将军旧公馆的改造。其气势宏伟,风格厚重,布局精巧,馆藏丰富,影像与文字对应,实物与背景相吻。

展厅前,参观者纷至沓来,络绎不绝。步入展厅,犹如穿越历史长廊,那一帧帧古今奋斗者的画照,栩栩如生,如现场再现;它们是丰碑,展现出英雄们战天斗地、不屈不挠、戍边卫国、功泽后世之博大情怀。对一张一帧观看,一字一句读研,一件一物追忆,一段一章思考,恍然间,犹朗诵“经书”,给人洗礼,给人感悟,给人鼓角般震撼,让人唏嘘,令感叹,敬意陡生。
追溯屯垦,其源远流长,萌发于先秦,形成于汉,发展于唐,兴盛于清,壮大于当下。张骞使者的艰辛步履,左宗棠总督的左公柳荫,彭德怀老总的前瞻布局,王震将军的善作善成,陶峙岳将军的躬亲耕耘,让西域这片辽阔的土地,祖国的肱骨,肌理硕壮,骨坚筋强,行稳致远。
走出展厅,在观感余韵尚未消退之际,吴大姐的同学发来了短信与定位,文字间充满了期待。不再犹豫,四人便开车直赴约定点——“牧羊姑娘”饭店。
这家伊斯兰餐厅很别致,民族风格很浓郁,包间里的色彩装饰都十分的考究,墙画屏风大气雅正,窗帘洁白通透渲染素雅,特别是那清爽醒目的湛蓝底色,更把这里衬托得素净静谧,和谐温馨。

满桌菜品叠盘而起,丰盛的“菜塔”让人不知何处下箸。琳琅满目的菜肴虽无大餐珍馐,但一碟碟色彩纷呈,香味四溢,刀工精细的特色小吃,却把美食的色香味体现得淋漓尽致,让人垂涎,味蕾花开,胜却了任何山珍,任何海味。
相聚有缘,有聚有散,辞别时刻,依依不舍,但旅程的安排,只好把不舍之情寄托预期,重逢不会遥远。
走出石河子,赶往迪化城。前方的喀什在等待,前方的美景在召唤,走,继续走,在路上,把各处的美景收起,把每个故事拾起,封装打包,装进“行囊”。

50 0
免责声明:本报/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中国晨报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不代表中国晨报融媒体客户端的观点和立场,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晨报/晨报之声”;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晨报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晨报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并采取相应措施。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你的大名: 输验证码:
发表
全部评论
没有更多内容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阅读排行
文字链接 图片链接
主管:中国晨报报业集团    主办:中国晨报社    运营:重庆报眼传媒    法律:四川坤弘律师事务所    投稿: zgcbbyjt@126.com    支持:雅安亿位电子商务 国际刊号:ISSN2664-3367  国家新闻出版署登记号:F-00984075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渝)字第00746号 信产部备案号:渝ICP备20006739号-5  公安网备案号:渝公网安备50011302001655号 网络110报警    不良信息举报    四川工商管理    中国互联网协会    12321垃圾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