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报 华界先驱报 手机端 数字报 人员核验 收藏 | 繁体 简体
搜索 热门关键词:货拉拉回应女    央视315    你好,李焕英    警方通报上海迪士尼    中央一号文件    冷空气南下
随笔·游记│苏林系列作品——西域之行(十)
来源:中国晨报 编辑:高文 作者:苏林 阅读:3381次 发布:2021-11-30   21:47
3381
当今是人们追求品质生活,体现自我的时代。旅游作为一种新业态,不再占据时髦且时尚的让大众可望而不可及的高端,也不再被“金钱”、“地位”或“好之者”所独珍,即便是百姓,只要时间允许,经济不再拮据,皆可为之。以让“虚拟”上升“现实”下沉的“烦”生“腻”重之生活有个“出口”,有个调剂,使人们在历山经水、观花问月、赏析人文、品味美食、变换时空中得以调整心绪、陶冶情操,继续前行。旅游是“变量”不是“矢量”,是...

当今是人们追求品质生活,体现自我的时代。旅游作为一种新业态,不再占据时髦且时尚的让大众可望而不可及的高端,也不再被“金钱”、“地位”或“好之者”所独珍,即便是百姓,只要时间允许,经济不再拮据,皆可为之。以让“虚拟”上升“现实”下沉的“烦”生“腻”重之生活有个“出口”,有个调剂,使人们在历山经水、观花问月、赏析人文、品味美食、变换时空中得以调整心绪、陶冶情操,继续前行。

旅游是“变量”不是“矢量”,是“过程”不是“归宿”,是“飞去来回器”,“飞出去”还需“飞回来”,继续昨天,延伸未来。

辞别乌鲁木齐,踏上归程,此际的心情,犹如那满载的“车”,收获满满,沉沉甸甸,不再有收获“鲜活”的愿望,不再有储存“特色”的“空间”。恰在此时,李先生的儿子“十一”有了空,已于昨日赶到了乌市,一家人的团聚,我们便分了手,他们继续着西域的观光,我们开启了东返的行程。
早晨检查过车辆,修补好轮胎,便上了连霍高速。这一路之上,因是重复来时的原路,便没了任何的“新鲜”感。赶路,赶路,除了途中的休息,还是继续地向前赶路。没有了旁骛的心,也没有了牵挂情,不知不觉中,便赶到了哈密。
经过一夜的修整,体力得到了恢复,天一放亮,又开启了东返的模式。戈壁旷野,杳无人迹。荒凉、寂静、空旷、无聊加乏味,这让长途归程少了情趣。直至靠近骆驼圈子,那颗麻木的心方才生出了些许新“芽”。缘由是,新一波冷空气到来,让这里有了“漫天飞沙”,天地一色的混沌之景。让人惴惴不安的是,愈是前行,风势愈烈,沙尘愈浓,开始那诗一般的“轻风挽地沙瀑起,疾缓从容卷舒新”,逐渐地演变成了暴虐的“沙暴”浪墙,这让人的视线一片“迷茫”,让车的行驶愈加“维艰”。大型货车,不是一辆一辆地驶进服务区,便是停靠在平缓宽敞的路边,达到以静求安。只有那零星的“勇敢者”,还在坚行,只不过也是如履薄冰,步履蹒跚。唯剩小车,它们继续着行程,但此际也已打开了雾灯,减缓了车速。此般情景,这是自己来时未遇,此生未见,因此不免生出了紧张与恐惧。几次想停车等候,又怕情况愈演愈烈,愈等愈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赶路。

从骆驼圈子到星星峡,这一段不长的路程,不仅遭遇了沙尘暴的困扰,也得到了一路逆风陪伴。尤其在公路的每个转弯处或峡口的出口段,强烈的横风就犹如无形的巨手,推掀得车辆偏离方向,剧烈摇晃,还有时不时冒出的失速,让人手忙脚乱,疲以应对,修正方向,减慢速度成了必然。让人也未曾预料的是,一路下来,本是光亮照人的漆面却被无情的风沙地打磨成了“亚光”,让人顿生悔意。
进入星星峡,那强大的风势才开始慢慢减缓,旷野也宁静了起来,紧张的情绪亦随之平复。这里险峻的山势,绵长的山脉,让人不禁想起了前人的诗句,“巨斧劈山肤,山灵骨筋粗,当车轮嵥格,振策马踟躇”。前方的玉门关,更使人不得不记忆起名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渡玉门。”优美的诗句意境,残酷的现实环境,是苦还是美,全在到与未到过得者的心间。
路畅车轮疾,倥偬酒泉近,又是夜归客,星栽万里晴。傍晚的酒泉气温低,下车前加了衣,即便如此,还是感到了飕飕的冷。此般情景,自己仍然经不住“面皮”、“凉粉”、“拌面”之类特色小吃的诱惑,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吃着面皮,同时也期盼明天有个好天气。
摄影是光与影的艺术。天色尚未放亮,自己便与妻子踏上了城区通往航天发射场的专用高速。这条高速,路面平整,车辆稀少,行驶其上,十分的平稳与顺畅。随着金塔胡杨林的临近,暮色开始由浓变淡,再由淡变亮,红彤彤的太阳悄悄地爬上了树梢。

下了高速,通往景区的路是专线,不仅宽敞,也很笔直。在一个岔路口,那些夜宿于路边零时停车场的游客,他们正在收拢帐篷,不过行动有些迟缓,似乎尚未从困意中解脱出来。
到了景区,按照朋友电话里的提示,买了三十元的进车票,直接将车开到最后一个景点——水上胡杨场,那里是最需要晨曦时光的地方。对于光线,虽然自己已做了充分的准备,但老天却与人开起了玩笑,用厚厚的云层遮挡了太阳,使泛黄的胡杨失去了诱人的金色。不过还好,没有下雨,远处的宝塔,近处的树“墙”,池边的游客,依旧在平静的水面投下了朦胧的倒影。
或许本就是天意,或许是游人的执著感动了苍天,没有半个时辰,太阳便摆脱了厚密云层的纠缠,跃然云端,把自己的热烈给予殷勤捧献。顿时,金色的光线是那么的明亮,清晰的倒影是那么的迷人,胡杨林里的氛围立刻浓烈了起来,游人的步伐在加快,一个个pose在变短,镜头的“咔嚓”声连成了片。岸上是景,水中是影,景随人转,人随景深,人在看景,景在留人,真可谓是五彩斑斓、形形色色、千姿百态、妙趣横生。此时此刻,让人不禁联想起了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人成了景,景成就了人。
日将当空,兴致犹浓,偌大个景区,众多的景点,亟待欣赏。在依依不舍中,又驾车绕至大门,再次沿着单向通道,从头再来,一个景点一个景点去看,一处一处去亲身感受,把这里的美景留在相机,留在脑海。
游完景区,在返回路上,看到的已经是一辆接一辆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队,炎炎烈日下,节节“龙身”闪现出了束束星芒,给人以蔚为壮观,延绵数里之印象。

夜宿古凉州今为武威市的市区,在这个被誉为“人参果”之乡的“首府”,一百多的标间,绝不逊色一线城市的五星级,让自己品味出了“舒服”二字的含义。
次日早晨,当地著名的小吃“凉面”,是提前设想好了的饱腹早餐。此处的“凉面”很有特色,师傅先将熟备的凉面盛入碗中,再将勾了芡的滚烫汤汁(类似于陕西的胡辣汤)一勺勺浇在其上,再经过一番搅拌,这面吃在嘴里既不烫也不凉,既不柴也不腻,慢慢咀嚼,细细品味,口齿生香,一碗面条下肚,全身上下一时间暖和了起来。
当天的高速路上,是一段雨,一段阴,一段又是多云,天气随着不同的路段发生着变化。当车到达古浪县境,此县奇特的名称立刻触发了自己的好奇心,一个高原荒凉并且缺水的县,为何会有“古浪”这一称谓,难道这里曾今是海?还是有特大的湖泊,还是其它的什么因由?恰好时间也近中午,为解开疑惑,便一个右转弯,一脚油就到了古浪县城。
古浪县城并不大,但很整洁。在没有找到称意的午餐饭店前,却先看到了洗车点,于是便先洗起了车。在与店主的闲聊中,方才得知古浪县的得名是因藏语古尔浪哇,意思是黄羊出没的地方。“古浪”是藏语“古尔浪哇”发音中的“古”与“浪”两个字节音译之组合,其与海并无任何的关联。无意间也了解到,在距县城八十公里处,有一个天梯石窟,它有着悠久的历史,是我国早期石窟艺术的杰出代表。一时间,自己又改变了行程,在县城找不到合适停车位吃饭的情况下,竟直赴了天梯石窟。

通往石窟的路要先走二十多公里的312国道,之后在曹家庄这个小地方再改走六十多公里的山区县道,方才能到达。这条山区公路,虽然其路基不算宽敞,但路面还算平整,来往车辆也稀少,六十码的车速不是问题,不到一个时辰,就到达了目的地——天梯石窟。
天梯石窟,这里曾经是山道崎岖,峰峦叠嶂,形如悬梯而得名。因其始建于北凉提前做了搬迁保护处理,还在异地继续发挥着它的价值作用。
站在石窟前的围栏边,黄羊河水库尽收眼底,碧水青青,波澜微微,与四周的山峦地貌形成了巨大反差。不过远处的村庄田地、树木草坪,它们犹如陶瓷盘中的彩绘,浓淡有度,线条分明,精致不俗,让人不忍移目他处。
归程没走来路,而是继续沿来时的县道前行,走过一个个乡镇村庄,看过一片片田畴草地,再翻越了一座大山垭口后,才从古丰镇转上了永古高速。到了天祝县服务区,猛然发现许多人已穿上了户外服或羽绒衣,一时间纳闷,此处的气温并不低。然而,游客们的闲聊才让自己清楚了原委,他们在乌鞘岭遇到了大雪,长时间的堵车让他们经受了寒冷的考验。听到此,内心又一次窃喜,为自己对“古浪”二字的好奇决定而庆幸,这无意间不仅到访了天梯石窟,也恰好避开了乌鞘岭的大雪湿滑与受冻。
夜晚的兰州城很是光亮,它与白天所见灰扑扑之形象形成了反差。走马观花了一段夜景,放松了一段心情后,便匆匆地入住了新区的酒店,因为这时的天空飘起了小雨,气温下降得很快。
一夜的深眠,体力得到了恢复。早餐一过,即刻驾车离开了阴雨绵绵的兰州城。此刻的向往仅只一个,它就是故乡。不管前方的路是雨还是晴,是否有新的景点在等待,但自己的目标是故乡,导航的指向终点还是故乡,归去,归去,回到出生的地方,去看望年迈的母亲!

57 0
免责声明:本报/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中国晨报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不代表中国晨报融媒体客户端的观点和立场,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晨报/晨报之声”;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晨报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晨报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并采取相应措施。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你的大名: 输验证码:
发表
全部评论
没有更多内容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阅读排行
文字链接 图片链接
主管:中国晨报报业集团    主办:中国晨报社    运营:重庆报眼传媒    法律:四川坤弘律师事务所    投稿: zgcbbyjt@126.com    支持:雅安亿位电子商务 国际刊号:ISSN2664-3367  国家新闻出版署登记号:F-00984075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渝)字第00746号 信产部备案号:渝ICP备20006739号-5  公安网备案号:渝公网安备50011302001655号 网络110报警    不良信息举报    四川工商管理    中国互联网协会    12321垃圾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