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报 华界先驱报 手机端 数字报 人员核验 收藏 | 繁体 简体
搜索 热门关键词:货拉拉回应女    央视315    你好,李焕英    警方通报上海迪士尼    中央一号文件    冷空气南下
有感而发·随笔∣苏林作品——采药
来源:中国晨报 编辑:高文 作者:苏林 阅读:1589次 发布:2022-03-18   16:09
1589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中药是中医“望、闻、问、切”后,大夫对病人进行对症治疗及身体调理不可或缺的基础物质,而采药又是中药的来源第一步。而今,但凡说到采药,对已习惯了西医治疗的国人,都认为是药农或村医或中医的专事,概不会与非职业人士所关联,更不会联想到孩子。然而,在三四十年前,那些生活在农村的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或多或...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

中药是中医“望、闻、问、切”后,大夫对病人进行对症治疗及身体调理不可或缺的基础物质,而采药又是中药的来源第一步。

而今,但凡说到采药,对已习惯了西医治疗的国人,都认为是药农或村医或中医的专事,概不会与非职业人士所关联,更不会联想到孩子。然而,在三四十年前,那些生活在农村的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或多或少认知几味甚至几十位味本地生长的中草药。那时候,只要家人有个头痛脑热,或小疮小痛,就会自己采集一些,对身体适时地进行日常调理,让机能或者肌体“生物场”保持在一个平衡状态,守护岁月静好。
到了当下,除了老年人与少数的中年人依旧偶尔采集一些中药材自己使用外,人们已经基本不再去进行这一劳作,主要是因今人对中药材的药性不甚了解和怕麻烦,再加之辛辣或味苦,让使用者少之又少。至于青少年,他们不仅不愿意吃这一集苦涩、气味熏人,治病速度慢的中药外,他们也认不了几味中药,因此便自然没了采药的经历。故而采药之事,对于常人,已成为了过去,也成了年长之人经历中的记忆。
中西医结合,从表象看,西医的普及是“洋为中用”;中医的延续,是传统的继承。然而,如若深究,却是治标与治本的辩证;是“防”与“治”的两个面。特别在这刚刚兴起的“大健康”时代,康养方才把日渐式微的中医又推向了“健康”的“前台”,让中医再次回到人们的视野,成为养生的“主角”。即便现在,中西医的“二元论”依旧让芸芸众生争论不休,狼烟不消,各有所向。面对生命的鲜活过程与终止的结果,这“两阵”的攻伐调侃缠绵不休:西医,你让人明明白白的死;中医:你让人迷迷糊糊的活。虽如此,却也说明了生命的厚重与不易,也反映出人们对未知的更多期盼与渴望。
近期,连续两个多月的中医调理,体内的湿气明显降低,身体的不舒感显著减弱,特别是关节不再剧烈疼痛,呼吸畅快了许多,脑袋少了昏胀,腿脚也有了力气,于是曾经的精气神仿佛又倒转了回来,似乎自己也年轻了几岁,并与外界的自然同步春天,品味花开。
柴胡、车前草、蒲公英、金银花,它们一个个犹如户外丽影,妖娆在这草长花开的季节,并一次次地掀开那尘封已久的记忆,让少时的采药经历,再次一幕幕地萦绕脑际,刷新记忆,犹如昨天,不曾走远。于是乎,便有了采一把的欲望,唆一口的志趣。冥冥中,已经淡出视野的故乡旧貌与故人,不时幻现眼前,让人不得不追忆成长过程中的人与事。
老家的土塬,它是故乡的脊梁,坚强不屈,经风沐雨,依然坚挺;老家的河川,它是故乡的情怀,温馨惬意,快乐家园,使人终生难忘。在那里,一代代的眉县人,薪火相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断地演绎生命的乐章,汇集故事的海洋。
四十年前,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孩子没有如今这般“娇宠”,他们需要什么,只要伸手,即可得到满足。那时,作为父母,若能给孩子温饱已属不易,因为连他们自己都是吃这顿愁下顿,补丁上边摞补丁。至于像当今孩子什么零花钱、成品玩具、美味零食统统都是奢望。作为孩子,他们若想要得到自己的希望,就得自己想办法,去劳作,这才能实现认知范围内的小小想得之愿望。因此,这采药卖钱便成了农村孩子们最好的选择,因为它不像喂兔子、养家禽家畜,容易被大人所“没收”,补贴家用。而采药,它的采、晒、卖都是自己把控,大人从不予干涉,且收入不多又隐蔽,因此便成了“零用钱”的主要来源。有了收入,自己就可以购买相对好一点的笔、带有香味的擦子,不再使用笔尖一触就生腌渍的烧纸,偶尔还可以偷偷吃几块“洋塘”(水果糖),满足口感的快乐。
那时的大队设有医疗站,虽然医疗站已有了西医治疗所必须的片剂与水剂,但人们更多的选择还是中医,愿意吃中药治病。这样的选择,不仅仅因为中药便宜,副作用小,一般不会有过敏,更因为它是一个传统,是人们的认知,因此中药房的病人远远多于西药房,人们自然对中药材的药性及作用有着更多的了解与体会。
作为孩子,又因为体力与认知的局限性,他们都不会去大山中冒险,也只能在村庄附近处的荒坡与河滩地,去采集一些诸如白蒿、金银花、野菊花,采摘一些槐籽、柏籽、苦杏仁,挖一些柴胡、地骨皮、臭瓜蛋(栝楼)、半夏之类的普通药,以充实自己的零花钱。这些中药材,它们虽然普通且价格不高,但使用量大,又好采集,没有风险,同时制作简单,只要进行一般的清洗和晾晒,就可以出售给大队的医疗站。
孩子采药,他们也存有私心,基本是独来独往,很少结伴。原因是这些药材皆为野生,为了避免争抢。采药除了在不同季节采集不同的中药材外,药材也因其品种不同,所付出的劳动强度及时间也各不相同。记忆中,最不好挖的两种药是地骨皮与臭瓜蛋。地骨皮是野枸杞的根茎之皮,而野枸杞大都生长在河滩地,那里的地表构成是沙石,很不好刨,采集它不但费时,而且也很费劲,更麻烦的是要将根皮一点点地剥下与晾晒,因此它的价格自然就相对较高;而另一个则是臭瓜蛋,其主要生长在土坡地,根茎深埋在土里,其根茎很脆弱,需要一䦆锄一䦆锄地挖和刨,若稍不注意,就会挖断。在掏挖过程中,坑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太大费力耗时,太小又挖不干净,很是考验人,若是遇到大的料姜石或者石头,那也只能放弃,因为人小䦆锄小,对此便无能为力。
其它的药材,其采摘相对简单,只需要采摘与晾晒,不用太费周章。不过除了槐籽、柏籽因其稀少且需爬树摘取而价格较高外,其余的药材因价格太低而大人们一般不会光顾,因此这也恰恰成了孩子们的独有之“资源”,采摘愉悦快乐地。
臭瓜蛋的根茎很苦,气味很难闻,只要进入到切片,心里不免有点发怵,因为满手都会有臭味。要想让手上的异味消除,除了多洗几遍手外,还需等待一天多的自然挥发。更令人生畏是,该药材的气味闻多了,会引发呕吐,影响食欲;也会使眼睛发涩,鼻孔堵塞。
回想自己对这些中药材的认识与了解,除了父母的指引外,最多的就数邻居耿叔,他是大队的“赤脚医生”。在八练大队,当时除了雷叔之外,他是大队里最好的中医,方圆几十里,没有不认识他的人。他不仅医术高明,待人也和善诚恳,在他身上,真正体现出了“医者仁心”的高尚医德。他对所有病人有求必应,不分昼夜,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暴晒,只要病人有需求,除了白天坐诊外,晚上上门治疗也是家常便饭。正因为有这样一位好“老师”,自己相对其他的孩子,对中药材的认知就多许多。
那时,他的二儿子金焕是自己的小学同学,也是好玩伴,一有空闲,就往医疗站里钻。到了医疗站,耿叔有空就给我们谈药材,讲故事。若遇到夜诊,他就派儿子与自己给医疗站守药房。睡在中药房,满鼻腔都是中药味,尤其到了天亮,那一晚的紧闭门窗,使药味变得更加的浓郁与特别,即便是衣服,也染上了浓浓的中药味。到如今,他已年近九十,还时不时到村子里的医疗站进行中医治疗指导。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自己也即将步入老年的行列。然而儿时的记忆,它犹如画卷,帧帧鲜活。回想往事,不知少时所采的中药材,治疗了哪些人?他们是否还健在?
中医:“阴阳交感、对立制约、互根互用、消长平衡、相互转化。”辩证治疗,治疗辩证,阴阳平衡,身体康健,延年益寿。
回顾老家乡村的医疗变迁,它已从一度的中医走向了西医,又从西医转向了中西医结合。就其药品(药材),也从自筹走向了市场,从“野采”走向了规范化种植。老家的孩子,他们已不再有采药的经历,其成长也已经从玩耍实践走向了虚拟体验,从自我历练走向了伸手依赖,他们多了的是虚拟,少了的是实践。不过,随着生态的改善,中医的回归,中药材也将得到更多的普及与开发。
回首采药,这一儿时的实践活动,它不仅仅是那个年代的孩子对现实生活的理解与实践,也是成长过程中的入世阅历之历练。因此,对此不可妄言为“苦难”,更不可归入“唯利是图”之“小我”。
良药苦口,苦口的是良药。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回想自己的儿时,在看当下的孩子,他们少的不是乐趣,而是实践;他们少的不是虚拟,而是现实。我们是否应该少一点呵护,而多一些放手?

62 0
免责声明:本报/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中国晨报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不代表中国晨报融媒体客户端的观点和立场,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晨报/晨报之声”;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晨报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晨报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并采取相应措施。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你的大名: 输验证码:
发表
全部评论
没有更多内容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阅读排行
文字链接 图片链接
主管:中国晨报报业集团    主办:中国晨报社    运营:重庆报眼传媒    法律:四川坤弘律师事务所    投稿: zgcbbyjt@126.com    支持:雅安亿位电子商务 国际刊号:ISSN2664-3367  国家新闻出版署登记号:F-00984075  广电节目经营许可证:(渝)字第00746号 信产部备案号:渝ICP备20006739号-5  公安网备案号:渝公网安备50011302001655号 网络110报警    不良信息举报    四川工商管理    中国互联网协会    12321垃圾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