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报 华界先驱报 手机端 数字报 人车核验 收藏 | 繁体 简体
搜索 热门关键词:货拉拉回应女    央视315    你好,李焕英    警方通报上海迪士尼    中央一号文件    冷空气南下
官网首页 散文 报告文学 电影文学 诗歌 小说 文坛资讯
吃范曾饭的快枪《范曾新传》何以被议论?
来源:中国晨报 编辑:新媒部 作者:吴中彦 阅读:1413次 发布:2024-03-10   14:25
1413
快枪作家一篇《范曾新传导读》只把一个“范研范学”的世界平添了多少热闹与热火一把。你看三道快枪,用15年时间把十八般武艺都用在他痴迷执着的范学研究上演驿的风生水起,以至波涛汹涌!按快枪的话说:叫王婆卖瓜卖到《岭南文学》一一名家风采系列!而快枪作家为何被《岭南文学》名家风采系列宣传?据悉,元辰作序马忠文艺评论集的《抵近观照》也摘选了《范曾新传》来解读的另一种宣传如:从《抵近观照》文中,看到马忠评论《范...

快枪作家一篇《范曾新传导读》只把一个“范研范学”的世界平添了多少热闹与热火一把。你看三道快枪,用15年时间把十八般武艺都用在他痴迷执着的范学研究上演驿的风生水起,以至波涛汹涌!按快枪的话说:叫王婆卖瓜卖到《岭南文学》一一名家风采系列!而快枪作家为何被《岭南文学》名家风采系列宣传?

据悉,元辰作序马忠文艺评论集的《抵近观照》也摘选了《范曾新传》来解读的另一种宣传如:从《抵近观照》文中,看到马忠评论《范曾新传》便给予延伸解读以书中《范曾书画的“衰年变法”》为例,来证明马忠达到的艺术标高以及其痛快流利、直截了当的评论风格。该文评的是杨青云五易其稿、精心打磨而成的《范曾新传》。传主范曾是一个诗、书、画皆能,又精通文、史、哲,还把他的“国学讲座”搞得风生水起的通才;又是一直以来饱受争议的书画大师,他提倡“回归古典、回归自然”,身体力行“以诗为魂、以书为骨”的美学原则,对中国画的发展厥功至钜,开创了“新古典主义”艺术的先河。还有二十四字自评:“痴于绘画,能书,偶为辞章,颇抒己怀;好读书史,略通古今之变。”以往对范曾与“范曾现象”的研究如壁垒在前,且多限于文化精英而未波及大众研究的范畴,那么《范曾新传》作者是如何大费周章,通过“范曾热现象”的探讨、解读,来理解范曾艺术史观的变迁,阐述其在书画界地位的呢?马忠抓住了《范曾新传》神秘面纱下的破与立。认为“《范曾新传》在以正面立论的表述中,则需立中寓破,即在阐述正面观点的同时结合范曾的精神结构和书画理论的精神特征及两者关系作为出发点,勾勒出一个矛盾立体的范曾形象,并且更是有意强化一种不确定性和多义性。尤其是此在的'破’与彼在的'立’,二者概念不谋而合。'破’喻旨此时此地,和'立’的存在,是一个正在进行着的过程。这两个词共同构成了存在于范学有道一条时隐时现的'红线’。而正是这一特别的'红线’,潜入文本艺术深处,打开了'范学’蛰伏可能性发展的某些内涵。”这自然是认为作者抓住了范曾在“吾道一以贯之”驱动下人生阅历、诗意情怀、艺术理念、艺术实现等诸多方面既守一又求变的发展过程,道明“范学有道”在其不断追求宇宙大美、坚持变化与统一共济的变革原理,采用时而梳理论证、时而陈述感叹、时而刻画描写的交叉运作,揭示出“书画巨匠”和“当代大儒”的“诗魂书骨”,回归其“吾渐老矣而变法不衰”的实践精神,成功解密《范曾新传》重在一个'新’字的学术奥妙,同时也使自己的文本达到评论主旨、读者兴趣与原书精华的三合为一。他颇费周折地地解析了原书各章的思辨逻辑和感知方式、传述功用。这里难多做转述。仅从下面引述的几段论述,就足以看出他目光犀利:该书作者“敏锐察觉到历史趋变中的范曾,褪去笼罩在他身上的意识形态,从政治框架拉回到文学和思想研究的范畴。”“该书不同于与以往出版的《范曾》或《范曾传》,重在一个'新’字。主要体现在结构的特独上——既有纵向生命历程的抒写,又有横向人生功业的阐述,还有纵横交错的对其人生况味的提炼和陈颂。”

元辰何以在马忠文艺评论集《抵近观照序》中,将马忠论述《范曾新传》的文章给予层层剥茧分析,“新传”的“衰年变法”,以及破与立。那《范曾新传》“破”在哪里?又“立”于何方?

而范曾先生自然是这画学山峰金子塔的上端部分,就注定这门范学新学与范文公的忧乐精神相映成趣,即在于范文公于《范曾新传》中一出场的先声夺人,很好说明作者用心良苦在攀援范学的主峰山脉时,并一直以“范学”为研究方向,甚至把范曾的思想与人格在潜移默化中融于心灵和血液中,恰与我们“范学新学除了实用功能,美学功能外,还被赋予问学显学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载道的价值期待。与读书人的人格理想和诗魂书骨的美学精神紧密相联。在现当代学术图存历史上,范学新学的忧乐精神,曾是唤醒民众觉醒的大美呐喊!”(摘诗豪天《绿春潮忧乐精神的范学新学》)

元辰认为“作为'范学有道’存在的'行动’,在《范曾新传》中时常表现为带有侵略性和破坏感'进入’的明得失、述心得。或以意得,或以形求,皆以'传’而记其真见,得其真'道’,所涉之广,所得之深,非泛泛学'道’所可拟肖。作者一次次'进入’的'姿势’,打破了现实和梦境的边界,分别从精神文化层面上建构了'书画巨匠’和'当代大儒’的'诗魂书骨’,同时亦不乏对其美学成分的条分缕析。”为书画大师作新传难,为大师人物的新传写评论更难。难的不是工作量,而是起点、眼光、境界、学养。即使不能与大师和传作者齐肩,起码也得相距不远,至少得熟知传主的人生阅历、艺术境界、审美理想、宇宙观、价值观,了解大师在各个领域的突出贡献,才能评价作者写得是不是这回事、好不好,比之以往新的发现何在。而况范曾是通才高人、诗意盎然、技高一筹,又一直饱受争议,再加作者多年研究,用功深湛,付出甚多,弄不好真陷入窘境。必须要有中国诗书画、世界艺术史、国学、东西方美学、哲学的修养,再加敏锐的艺术感知力、海底捞针的思辨力,才敢动笔。而马忠抓住《范曾新传》的脉络与关键,顺利完成了这篇力可扛鼎的评论,读之颇有“庖丁解牛”之慨,证明他的修养不仅足够写清水出芙蓉的大众评论,也足够对专业领域的学术研究写出厚重评论。而且他正处于青壮年时期,为人为文路子扎实,在南方文艺评论的现场,前途当属未可限量。

无论是马忠论述《范曾新传》的“庖丁解牛”之慨,还是元辰借马忠的论述视点加以评价范曾。无可讳言,范曾并不是神,他也有不完美的缺点,他的思想肯定也有局限,但这并不影响《范曾新传》中颂扬范曾的伟大才智。事实上,范曾是具有两面性,一面是他的画坛巨匠影响力。另一面他也是凡人。

范曾被媒体称为画坛巨匠的影响力,缘于荣宝斋连续二十年为范曾举办“范曾迎新春书画展”。记得有一年范曾在荣宝斋的半天时间就售岀三个多亿,被称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范曾神话”。当时的“范曾研究会”也给予及时报道范曾在荣宝斋当天的新闻。

我还是第一时间在杨会长“范曾研究会”的公众号上看到这个让中国人群情亢奋的大新闻一一范曾神话,半天时间售岀书画三个多亿,让我联想到十个齐白石加起来能卖过范曾的厉害吗?

忽然间范曾火爆的风光无限,风头盖过了所有现当代专业画家。从此,三道快枪这个民间的《范曾研究》借势造势,在原来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的荣宝斋热推范曾的推波助浪之下,认为:范曾,八大山人,李苦禅是中国现代画学的三座山峰,三人所处时代虽然有所不同,但又正好位于中国现代画学三个重要时期。

于范曾而言,是处于墙外开花墙内香的奇才怪才的博学之才,他先是从日本被官方认可给予隆重宣传,也是日本国第一次为中国画家范曾搞了“范曾美术馆”。八大山人大致处于中国画学逐渐活跃、全面进入世界画坛的时代,按范曾评价八大山人是开拓了中国现代画学表达方式的第一人。

那么,在独步古今的艺术大师中,范曾唯一崇拜的画家为何是八大山人,被范曾称为中国画坛“第一”的八大山人,那“第二”出现了吗?

范曾最为崇拜的八大的笔墨,来自八大丰厚的学养学养受抑后的宣泄,不仅有着冲决地狱魔障的心灵的渊源,也有着中国文人画历史渊源的大家气象。范曾用冷逸概括八大的“开拓”造诣,对八大的“冷”来说,八大精神对来自社会、人生感觉特立独行人格和寂然自守孤抱的荒腔走板。则是八大对困境心灵超越“道法自然观”之心灵折射,这正铸炼了他艺术上卓尔不群的气质和清峻绝俗的笔墨。这两者的融合便是八大在美术史上创造不朽符号的集大成者,先暂且不表。再说李苦禅,而李苦禅则处于中国画学乃至世界画学环境发生急剧变化的时代,他执意做特殊时代背景下画界传奇的演绎者,成为“充实之谓美”。关于李苦禅的画,范曾认为充实当然美,范曾主要是强调苦禅的“充实而光辉之谓大。”

总的来说,按我解读快枪作家的《范曾新传》,也是“新”在作者把范曾,八大山人和李苦禅之中国画坛三座山峰比较的恰到好处上,又恰恰借范曾评价八大山人,李苦禅为代表和高峰,因为他们的作品中既有启蒙中国画学的高度,也有自省中国画学的深度以及悲悯美学的广度。快枪手以“铁屋里呐喊的启蒙画学”作论述,围绕着“人文画学”、“责任担当”、“老庄哲学”、“个人觉醒”、“自我追问”、“人道情怀”娓娓道来,为大家诠释了“范曾新传”在画学之“高”的虚实、黑白,用笔相当恣肆,不加修饰,直接呈露素朴之美。在范曾的作品中似乎看不到他的技巧,而只有整体流动着强烈生命意识的画坛巨匠范曾“我老实说,说狂话,做狂事的话,那还是不够的。”

范曾的画也许并不反映多么高大上的美感,而是结合老庄哲学的高大上画理画意,追求一种生机勃勃的童心趣味。这才是《范曾新传》对范曾评价的客观事实,又不失范曾风光无限的一种巨大动力。

范曾是中国现当代画学的主流代表,而八大山人和李苦禅则在“主流”之外为中国现当代画学的多样性提供了明证与佐证。

有一句话,世间都是平凡人,做的都是平凡事,可久而久之做一件平凡的事,就做出了不平凡。就象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你看平凡吗?

作者:吴中彦山西省运城市稷山县人。常驻北京,现任北京雷锋精神传承馆常务馆长,北京范曾研究书画院院长兼秘书长,联合国世界华商联合会书画工委会副主席,著有《吴中彦书学9讲》《林散之草书论要》《戏说吃范曾饭的快枪手作家》《戏说范曾贾平凹笔墨之事》,和个人书法集两卷等。

免责声明:本报/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中国晨报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不代表中国晨报融媒体客户端的观点和立场,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晨报/晨报之声”;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晨报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晨报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并采取相应措施。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你的大名: 输验证码:
发表
全部评论
没有更多内容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阅读排行
文字链接 图片链接
主管:中国晨报报业集团    主办:中国晨报社    法律:四川坤弘律师事务所    投稿: zgcbbyjt@126.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信息许可注册证号:NO:3239849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商务登记证号码:NO:74922585-000-03-23-8    国际刊号:ISSN2664-3367   电影报刊及物品管理处档号(5)in OFCA/F/NR 5/23R)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 网络110报警    不良信息举报    中国互联网协会    12321垃圾举报